女尸圖片網 解剖剛死亡年輕女尸 - 廣西海荷娛樂網

女尸圖片網 解剖剛死亡年輕女尸

文章作者:小 巫 | 2019-09-11 01:37:47
字體大小:
&nbp; &nbp; &nbp; &nbp;孟瀟建的職業比較特殊,是一名法醫。 對于別人來說,做法醫是一件難以接受的事情。 大家都知道,法醫的主要任務就是檢查尸體,從尸體解剖數據進 行分析,幫助警察破案。 所以,法醫每天所面

       孟瀟建的職業比較特殊,是一名法醫。

對于別人來說,做法醫是一件難以接受的事情。

大家都知道,法醫的主要任務就是檢查尸體,從尸體解剖數據進

行分析,幫助警察破案。

所以,法醫每天所面臨的尸體,都是十分惡心、恐怖的存在。

被槍殺的,被車碾壓的血肉模糊的,甚至還有被分尸埋在地下而

形成的腐尸。

對于別人來說,解剖這樣的尸體是十分惡心的,是難以接受的。

可對于孟瀟建來說,做這樣的事情就是他最大的樂趣。

其實,真正送到孟瀟建這里解剖的尸體,并不像大大想象之中的

那么惡心,都已經被福爾馬林浸泡過,一般不會

出現腐爛的問道。

而且,一些尸體已經被專業的整形師進行整容了,也不像死亡之

時那么恐怖。

就熟睡的時候一樣,沒有任何的區別。

孟瀟建之所以喜歡這個職業,也有可能就是因為這一點。

他可以肆無忌憚的猥褻這些尸體。

孟瀟建今年已經40多歲了,滿臉大疙瘩,長得十分的惡心,因此

現在還是光棍一條,每次相親,女方都會被他的

長相嚇得落荒而逃。

久而久之,他的思想和心靈也就逐漸的扭曲了,當扭曲到一定程

度的時候,就變成了一個極度變態的人。

不過,孟瀟建的膽子非常的小,他是法醫,對法律也比較了解,

不敢對活人做什么,那都是違法犯罪的事情。

可是死人就不一樣了,死人是不會說話的,也不會站起來揭露他

猥褻的犯罪事實,因此,他毫無顧忌,每次有尸

體需要解剖的時候,就是他最開心的時候。

孟瀟建這個人雖然心理變態,可特卻非常的懂得掩飾自己,在他

工作的時候,從來都是鎖著門的,小窗子上的玻

璃,也被他用報紙糊住,讓人無法看清他在里面做什么。

而且,他現在還留了長胡子,滿臉的胡須掩飾了將他臉上那些令

人惡心的大疙瘩,給人留下了一種慈祥大叔的形

象,在大家的心目中,對他的感覺還是非常不錯的。

這天,孟瀟建剛剛走到了單位,就看見有兩個同事推著一具年輕

漂亮的女尸去了整容室。

在看到這女尸的第一眼,孟瀟建就深深的被這個女子的美所迷住

了。

這個女人長頭發,大眼睛,一臉的明星相,看得孟瀟建整個人都

呆住了。

據那兩個同事說,這個女人是一個大學生,和男友分手后,吞服

打量的安眠藥自殺了。

孟瀟建心理高興壞了,只要這具女尸從整容室出來,下一步就得

被送到解剖室,只要這具女尸一進入解剖室,那

一切都是他孟瀟建說的算了,到時他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孟瀟建高高興興的回到了解剖室,細心的做著各種的準備工作。

他將解剖所需要的東西全都準備完善之后,就從衣兜了掏出來一

面小鏡子,仔細的打扮這自己。

對于他開說,今天是個重要的日子,就像結婚娶媳婦一樣,春宵

一刻值千金,馬虎不得。

當他將所有的一切都準備好了之后,那兩個同事果然敲響了解剖

室的門,將那具女尸推了進來。

當女尸被推進來之后,孟瀟建滿面春風。

這具女尸已經經過整容室整容了,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比剛剛還

要漂亮上幾分,就像是新娘子一樣。

孟瀟建將女尸放到手術臺上,把解剖室的門窗關緊,拉上了窗

簾,仔仔細細的檢查了每一個角落,生怕出現任何

的紕漏。

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了,萬事俱備,只待動手了。

動手之前,孟瀟建仔細大打量了一番這具女尸,越看越感覺這個

女人長得漂亮。

這個女人看上去不到二十歲,身材完美,體型勻稱,面容嬌媚。

最讓孟瀟建滿意的就是女人長長的睫毛,和水汪汪的大眼睛,簡

直堪比天仙。

孟瀟建那一雙猥瑣的咸豬手伸向了女尸的身體,在女尸的身體上

賣力的揉捏著。

這個女人估計剛死沒多久,身體還是軟綿綿的,還有點溫度,與

活人沒有什么區別。

感受到這一切之后,孟瀟建的心情就更好了,沒有想到,這一切

對于他來說,都屬于意外的驚喜。

在這個時候,孟瀟建忍不住了,他的是獸性徹底的爆發了。

僅僅有了幾分鐘的時間,孟瀟建就將自己身上的衣服和女尸身上

的衣服全部剝光了,準備提槍上陣了。

也就在孟瀟建準備做壞事的時候,那女尸的眼睛居然眨動了一下。

什么?

這人不都已經死了嗎?眼睛為什么還會眨動啊?難道我看錯了?

孟瀟建有些不相信,停止了動作,再次仔細的觀察了一番。

這次女尸的眼睛沒有再眨動,孟瀟建也就放心了一些,剛剛一定

是看花了眼。

可他剛剛放下心來,讓人吃驚的事情發生了。

那具女尸的眼睛是沒有眨動,可她的手卻動了。

女尸的手伸向了手術臺的邊緣,將那把提前準備好的手術刀,拿

在了手里。

孟瀟建嚇壞了,一屁股堆坐在了地上,嘴巴大大的張開著,不敢

相信自己此時所見到的情況。

然而,女尸的動作沒有停止,用手術刀將她自己的肚子割開了,

將胸腔里還在散發著熱氣的器官一件一件取了出

來,擺在了手術臺的邊緣。

當女尸做完這一切之后,對著孟瀟建笑了笑,笑的很陰森,很恐

怖。

“你……你要做什么?”

孟瀟建聲音略帶顫抖的對著女尸問道。

女尸沒有給孟瀟建做出任何的回答,只是用實際的行動告訴了孟

瀟建她想要做什么。

女尸拎著手術刀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孟瀟建的身邊,將孟瀟建堆坐

在地上的身體提了起來,一刀就插進了孟瀟建的

肚子里。

在這一刻孟瀟建沒有感覺到絲毫的疼痛,只是感覺非常的恐懼。

女尸將孟瀟建的肚子割開之后,將孟瀟建的內臟一件一件的去了

出來,擺在了手術臺上,又將自己剛剛掏出來的

內臟裝進了孟瀟建的肚子里。

“你的內臟雖然臟了點,可還是跳動的,我們換一換吧!”

這是孟瀟建所能聽到的最后的一句話了。

女尸將孟瀟建的尸體放到了手術臺之后,打開解剖室的大門離開

了。

首頁 明星| 電影| 電視| 綜藝| 女性| 勵志| 網站地圖| 手機站
申明:本站部分信息來自網絡僅供參考,如有轉載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系我們我們會盡快刪除
ag真人游戏平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