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媽媽的昵稱 一把花生殼差點要了母親的命 - 廣西海荷娛樂網

對媽媽的昵稱 一把花生殼差點要了母親的命

文章作者:小 巫 | 2019-09-11 01:37:46
字體大小:
23歲,在很多父母眼中,或許還只是孩子剛剛長大成人的年紀;23歲,當面對母親的嘮叨時,或許孩子心中更多的是不耐煩。然而,在許昌襄城縣小伙胡歐陽的心中,母親的一聲呼喚,卻意味著他生活的全部希望。 左:胡歐

  23歲,在很多父母眼中,或許還只是孩子剛剛長大成人的年紀;23歲,當面對母親的嘮叨時,或許孩子心中更多的是不耐煩。然而,在許昌襄城縣小伙胡歐陽的心中,母親的一聲呼喚,卻意味著他生活的全部希望。

左:胡歐陽(文中小胡) 右:胡歐陽弟弟

  “以前她總是操心嘮叨我相親的事情,但如今我已經8個月沒有聽到過她叫我名字了。”

  今年春節,長期在外打工的小胡回到老家時,發現母親像是換了一個人,狀態低落、神志不清,面對母親反常的狀態,小胡趕緊帶母親去往許昌市醫院進行檢查治療。沒想到,就在這個剛剛邁入23歲的新年里,小胡的生活乃至人生軌跡,完全變了樣。

  “母親昏迷,父親走失,那時我覺得天都塌了”

診斷證明

  去年12月,已經入冬,農村里家家戶戶都開始燃起了炭火取暖。小胡的母親賈素蓮像往常一樣,在家里剝花生,剝下來的花生殼就順手堆在了炭盆里,當晚帶著一身疲憊就睡覺了。然而,令人萬萬沒想到的是,就是這一盆未熄滅的炭火,成為了這一家人痛苦的根源。

  “在今年過年時突然出現不愛說話,反應遲鈍,精神異常的現象,于是我們趕緊把她送到許昌市醫院進行治療,半個月后病情卻未見好轉,反而加重,隨即轉入鄭大一附院進行了一個半月的治療,但是情況依然不樂觀,我媽媽時常處于昏迷不醒的狀態,不能自主吃飯,大小便也無法控制。”小胡回憶說。

住院證

  病癥越來越重,小胡不甘心,輾轉帶母親來到了北京,想要找到北京的專家再試一試。然而,就在小胡趕往北京求醫問診的兩天里,同樣因為一氧化碳有輕微中毒后遺癥的父親也走失在了鄭州的街頭,流浪了16天后,家人才找到了當時神志不清的父親。

  “爸爸走失,全家人心急如焚,媽媽也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時刻不能離開人,那16天里,是我人生最灰暗的時刻。”小胡說。

  “我在等有一天她能叫出我的名字”

出院須知

  “更讓我難以接受的是,媽媽她已經不認識我了。”小胡說。

  今年3月,在了解到北京的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擁有頂尖的神經內科后,小胡帶著母親從鄭州去往北京尋求治療。

  “今年家里本來是要幫我操辦婚事的。開始以為她是壓力太大,精神出現了問題,怎么也沒想到,竟然是因為一氧化碳中毒引起的遲發性腦病,需要長期的高壓氧艙治療來恢復意識。”

  在宣武醫院治療一個月后,考慮到小胡家里的經濟狀況,醫生建議小胡帶著治療方案,攜母親回當地醫院進行治療。4月9日,小胡帶著母親再次回到許昌人民醫院。至此,自母親發病,已經過去了半年多的時間。

  “由于長時間的臥床不起,媽媽也患上了軀體僵硬和足下垂。雖說仍舊是臥床不起,但經過醫生的治療,已經開始恢復了部分意識,情況也算是有所好轉。記得前一段時間,有一次媽媽竟然開口說話了,雖然只是那短短的一句,也讓我們全家看到了恢復的曙光。”

  可經過近8個月以來的治療和奔波,醫生告知小胡,接下來還須至少半年的用藥治療以及后期康復。目前治療的關鍵是腦白質細胞的養護和恢復,必須用進口藥,平均每天的費用約一千五百多元。據小胡提供的收費單顯示,從開始治療至今,其母親的檢查費和治療費用已將近三十萬元,這使一個以種地為生的農民家庭早已債臺高筑。

  小胡的堂哥胡二權告訴河南商報記者,這個本該在23歲的年紀和其他人一樣去享受工作和生活的男孩,面對長臥病床的母親、還在學校讀書的弟弟、家里年邁多病的爺爺,只能放棄和同齡人一樣的生活,咬牙擔起一個家庭的重擔。

  面對這樣的情況,這個年輕的男孩,接下來又該如何去承受后續高昂的治療費用,以及巨大的精神壓力呢?

  “如今,我已經8個月沒有聽到媽媽叫我名字了。”說到此處,小胡已經難忍哽咽,“我們也需要一個完整的家,可如今,卻不知道那道曙光還會不會再照到媽媽的病床上。”

  附:胡歐陽聯系方式:17630835862

首頁 明星| 電影| 電視| 綜藝| 女性| 勵志| 網站地圖| 手機站
申明:本站部分信息來自網絡僅供參考,如有轉載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系我們我們會盡快刪除
ag真人游戏平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